分类 娱乐登陆平台 下的文章

原标题:俄称向英国提出就特工中毒案合作 英“沉默以对”

中新网3月29日电 据俄罗斯卫星网报道,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表示,俄方就斯克里帕利的合作提议被伦敦“沉默以对”。

当地时间3月20日,英国伦敦,遭英国驱逐的俄罗斯外交官偕家人准备离开俄罗斯驻英大使馆,将返回俄罗斯。因俄罗斯前间谍斯克里帕尔中毒事件,英国首相此前下令驱逐23名俄罗斯外交官。 当地时间3月20日,英国伦敦,遭英国驱逐的俄罗斯外交官偕家人准备离开俄罗斯驻英大使馆,将返回俄罗斯。因俄罗斯前间谍斯克里帕尔中毒事件,英国首相此前下令驱逐23名俄罗斯外交官。

扎哈罗娃称,莫斯科多次向伦敦提议合作调查英国索尔兹伯里发生的俄公民中毒事件,但“很遗憾,面对俄方的合法要求与建设性提议,英方要么沉默以对,要么给出的答复错误百出。”

她补充说,伦敦仍在阻挠俄方接触斯克里帕利父女,这种做法违反领事公约。

3月4日,前俄英双重间谍谢尔盖∙斯克里帕利及其女儿尤利娅在英国索尔兹伯里被发现失去意识。据英国政府消息,导致斯克里帕利父女中毒的是А234毒剂,属于前苏联研制的“诺维乔克”类神经毒剂。英国指责俄罗斯与此事有关,俄罗斯对此坚决否认。俄英相互驱逐23名对方外交人员后,欧美二十多国也宣布驱逐境内俄外交人员。

新华社布鲁塞尔3月24日电 财经观察:欧盟拟对互联网巨头加税 或加剧美欧经贸矛盾

新华社记者王子辰 帅蓉

欧盟委员会近日公布立法提案,拟调整对大型互联网公司的征税规则。如果这一提案成为法律,欧盟成员国从世界各大互联网企业得到的税收将会增加不少。欧盟此举被普遍认为是针对美国互联网巨头,可能会加剧美欧经贸矛盾。

所有成员国将均可对互联网企业征税

根据欧委会的立法提案,任何一个欧盟成员国均可对发生在其境内的互联网业务所产生的利润征税。而在现行规定下,互联网公司只需在其总部所在地一次性交税。

这一提案设置了门槛,主要针对业务规模较大的互联网巨头。根据提案,在任何一个欧盟成员国,符合下列三个条件之一的互联网企业将被征税,即年营业额超过700万欧元、用户超过10万个或者一年内签订超过3000个商业合同。

欧委会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根据提案,只要互联网公司在任何一个欧盟成员国境内拥有业务,即使没有“物理”存在,该国也能就互联网业务所产生的利润征税。“这项新规则将确保在对财政的贡献上,互联网公司与其他传统的实体公司没有区别。”

声明说,这一提案更好地体现了互联网企业是怎么创造价值的,考虑了互联网消费业务所在的地理位置,最终实现互联网企业“在哪赚钱”就“在哪交税”。

在欧盟现行征税体制下,在欧洲地区开展业务的互联网巨头公司,往往把全球或者区域总部设在综合税负水平相对较低的爱尔兰和卢森堡等国,并让其全球或区域业务在这些低税收国家统一纳税,从而达到少缴税的目的。因此,互联网企业的税收“一边倒”地集中在几个税率较低的欧盟国家。

对未足额纳税互联网巨头加收临时税款

根据提案,欧盟将针对未足额纳税的互联网业务收入征收临时税款。欧委会称,由于税收体制原因,很多由互联网用户发挥主要作用、实现价值创造的业务目前无法足额纳税。这些业务包括在线广告,在线交易以及基于用户信息数据的销售业务。

不同于现行的企业总部统一纳税制度,这一措施也将使得欧盟成员国“雨露均沾”——只要本国有互联网业务的用户,就可以对该业务的收入进行征税。

同样,这一措施也设置了门槛:即全球年营业额超过7.5亿欧元且在欧盟市场年度可征税营业额达5000万欧元的互联网企业需要缴纳这种税。中小互联网公司和初创企业暂免纳税。

欧盟预计,如果该项措施得到执行,对上述收入按照3%的比例征税,每年可为成员国增收50亿欧元。

欧委会表示,当前在欧盟各成员国,互联网企业平均有效税率为9.5%,而传统企业为23.2%,弥补互联网企业税收漏洞是当务之急。

加税或加剧欧美经贸矛盾

这一提案还需经过欧洲理事会和欧洲议会等较为复杂的程序才能成为法律,后续进展还存在不确定性。但毫无疑问的是,一旦加税,最大“受害者”将是美国互联网巨头。

近年来,以、、、为代表的美国互联网巨头(以下简称“GAFA”)在欧洲是否合理纳税的问题一直备受关注。而欧委会拟对大型互联网公司加税的提议,普遍被认为是有针对性的。

代表美国互联网公司的行业团体在今年2月致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的一封信中曾预警,欧盟在未来两个月内可能提出加税,并称这一举动将“带着对美国公司增税的明确意图”。

姆努钦日前也发表声明表示,互联网企业是美国经济增长和就业增加的重要贡献者,美国坚决反对任何国家单独针对这类公司的做法,“增加新的和重复的税收将抑制(经济)增长,最终伤害从业者和消费者”。

有评论认为,欧盟此番挥舞税收大棒,是对美国征收高钢铝关税进行反制和报复。

不过,欧委会官员表示否认加税是针对美国企业的。欧盟经济和金融事务委员皮埃尔·莫斯科维奇21日在一场记者招待会上说,这既不是反美税,也不是反GAFA税,这是针对所有企业所有国家的数字业务税。

原标题:收完钱又翻脸?背后是他与卡扎菲的恩怨

作者:田思奇 

从萨科齐上任之初的利法关系蜜月期,到2011年法国成为打击利比亚的领头羊,再到文件曝光的5000万欧元非法竞选资金——这位一度与卡扎菲过从甚密的法国前总统,或许将“托这位老朋友的福”遭遇牢狱之灾。

3月20日,已经逐步淡出公众视野的法国前总统萨科齐突然被巴黎警方拘留审问。当地媒体报道称,这和萨科齐涉嫌在2007年大选期间接受利比亚前领导人卡扎菲的巨额非法资助有关。结束两天的问讯后,63岁的萨科齐被正式立案调查,可能面临的罪名是消极腐败、非法筹集竞选资金,以及隐藏来自利比亚的资金来源。

从萨科齐上任之初的利法关系蜜月期,到2011年法国成为打击利比亚的领头羊,再到文件曝光的5000万欧元非法竞选资金——这位一度与卡扎菲过从甚密的法国前总统,或许将“托这位老朋友的福”遭遇牢狱之灾。

法国与利比亚双边关系一度不错。虽然扣押保加利亚医务人员一事曾让利比亚与欧洲产生过冲突,但在法国的斡旋下,这一不快在2007年得到了消除。利比亚释放医务人员后不久,萨科齐便到访了正被国际社会制裁的利比亚,打开了利比亚与法国、乃至和其他西方国家关系正常化的大门。

当年12月,卡扎菲访问法国并受到高规格接待。萨科齐与其签署了包括军售在内的一系列合同,甚至还允许卡扎菲把贝都因人的帐篷支到了爱丽舍宫附近。可以说,萨科齐将卡扎菲救出了被其他国家孤立的“监狱”,堪称利比亚人民的“老朋友”。

然而到了2011年,在萨科齐治下重返北约的法国摇身一变,打响了空袭利比亚的第一枪,率先承认利比亚反对派政权。当时外界分析认为,萨科齐颇有些“哗众取宠”,只是为了在国内外舞台上提高声望和地位,但如果此举“赌博”成功,确实将有助于他在2012年谋求总统连任。

在利比亚与法国决裂后,卡扎菲的儿子赛义夫在2011年公开表示:“萨科齐必须归还他从利比亚得到的竞选资金。我们资助了他的竞选,我们也有证据。”这引发了另一种猜测:萨科齐如此积极地打击利比亚,是不是想掩盖自己接受巨额政治献金的证据?

2012年4月,法国调查新闻网站Mediapart发布的文件显示,萨科齐在2007年参加竞选时曾收下卡扎菲捐赠的5000万欧元,印证了赛义夫的说法。随后,萨科齐及其助手对此坚决否认,同时向Mediapart发起诉讼。

除去与利比亚的恩怨,萨科齐在离任并失去刑事豁免权后还遭遇过多项丑闻。2013年,他被指控在2007年竞选时从欧莱雅集团女继承人贝当古那里获取非法政治献金,但该指控在当年被撤销,原因是法庭没找到萨科齐向贝当古施压的证据。

隔年,萨科齐又因涉嫌腐败被巴黎警方拘留并接受讯问。据称,此次被传唤的理由是司法部门怀疑萨科齐试图收买地方法官,获得有关其2007年竞选非法筹集资金调查的内幕信息。作为交换,当时萨科齐承诺给予对方一个高级职位。

2016年,来自利比亚的竞选资金调查迎来新进展。法国籍黎巴嫩裔商人塔基埃丁纳(Ziad Takieddine)承认在2006和2007年帮利比亚领导人将三个装满现金的箱子转交给萨科齐助其竞选。他透露说,一共从的黎波里向巴黎运送过150万到200万欧元现金。另一名嫌疑运钞者、法国商人德朱里(Alexandre Djouhri)于今年1月在伦敦希思罗机场被捕。

过去几周内,法国司法机关又获取了一名中间人掌握的文件,这才重启对萨科齐的调查。

在2012年总统大选中输给奥朗德、无缘连任后,萨科齐并没有放弃仕途。但到了2016年,原打算出山的他在法国共和党内选举中输给了菲永,没能在2017年大选中走到最后。

去年2月,萨科齐以独立董事身份加入雅高酒店集团,法国媒体称他为“首位退出政坛后参与经营私人企业”的前总统。但萨科齐仍然在这个右翼党派内颇具影响力。共和党主席沃基耶认为,这次拘留“毫无用处又羞辱人”。

不过按照《卫报》的说法,从外国领导人那里非法获取巨额竞选资金,已经称得上法国近几十年来最严重的政治献金丑闻。萨科齐面临的“正式调查”也意味着法院已经掌握他涉案的可靠证据,距离正式起诉只差一步。当然,调查也有可能在进入庭审程序之前结束。对此,萨科齐已否认全部指控。

责任编辑:张义凌

来源:“大白新闻”微信公众号

中国排球女将惠若琪的退役让球迷甚感惋惜,但女排精神不会随着职业生涯结束而终结。3月20日,惠若琪走进北京师范大学,为她所创办的女排发展基金体育支教项目进行宣讲。大白新闻(微信ID:dabaixinwen)发现,包括教练郎平在内,赛场外,很多知名女排运动员都积极投入到公益事业中。惠若琪说,“做公益是女排精神的延续。”

“与‘惠’同行”的惠若琪女排发展基金体育支教项目宣讲会现场“与‘惠’同行”的惠若琪女排发展基金体育支教项目宣讲会现场

退役后的惠若琪开启体育支教之路

3月20日,刚退役不久的排球女将惠若琪走进北京师范大学,为她所创办的女排发展基金体育支教项目进行宣讲。

2017年4月,惠若琪个人出资50万元设立“惠若琪女排发展基金”,针对支教中存在的体育师资和项目缺口,开展精准帮扶,为支教学校提供优质的学校体育教育。此次宣讲活动,惠若琪女排发展基金将联合美丽中国共同推出更加系统的支教方案,覆盖更多边远贫困地区,为支教学校的孩子们提供更加生动活泼的体育课程。

平时除了筹集善款,惠若琪还亲自去了青海支教。给大山里的孩子带去了排球,带去了知识,更给他们带去了他们这个年纪本该有的欢乐和阳光。她很怀念支教的日子,因为那是她的价值所在。前几日,在自己生日之际,惠若琪接受采访时表示,生日愿望就是向姚明学习,做好惠若琪女排发展基金。

郎平、朱婷获“公益大使”称号

2017年9月26日,以“开启体育公益新势力”为主题的2017中国十佳劳伦斯公益行动计划新闻发布会在北京举行。发布会现场不仅公布了新一批中国十佳劳伦斯公益行动大使人选,还向公众推荐了优秀公益组织的重点项目。活动现场,中国女排总教练郎平挂帅出席发布会并获得了“中国十佳劳伦斯公益大使”的证书。

在郎平、朱婷及其他公益大使的见证下,“中国十佳劳伦斯金牌体育课”宣布启动。中国十佳劳伦斯活动组委会将邀请公益行动大使们根据自身专项特长,拍摄教学视频并免费发布在相关视频网站及合作公益平台上。让所有人都能学习到最专业的、来自冠军所教授的专项技能。

在此之前,郎平还为糖尿病公益项目站台。相关项目公益大使郎平表示,自己父亲也是一位糖尿病患者,因为心血管并发症离开了她。据了解,今后,该公益项目将在全国多个城市上千家项目医院和项目药房持续开展糖尿病健康科普公益讲座和创新药物的公益捐赠项目,预计将有数十万2型糖尿病患者获益。

郎平得意弟子朱婷也在百忙之中,抽时间投身公益,致力公益助学活动。2017年6月25日,朱婷出席了某企业形象代言人活动,双方携手共同捐建希望小学,支持社会公益事业。

人大代表张常宁两会期间坚持去健身房

3月5日,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揭开帷幕,刚刚结束女排联赛半决赛征程的张常宁作为江苏省全国人大代表出席了会议。在履行人大代表职责的同时,张常宁并没有忘记本职工作,抓紧时间锻炼保持身体状态,体现了中国女排队员的自律精神。

两会时期正是在联赛间隙,联赛结束后张常宁还要投入到中国女排紧张的集训和比赛中,保持体能状态十分重要。所以即使开会压力很大,“需要学习很多新的知识”,张常宁在每天会议结束后都会前往健身房努力进行身体训练,以期保持状态,展现了优秀排球运动员强大的自律性。

其谈到女排精神时表示:女排精神从80年代开始激励了一代又一代的年轻人,能让大家奋发向上,遇到困难的时候不惧困难、勇于面对困难。当今的女排会学习“老女排精神”,也会发扬现在年轻人一些新的精神,更加阳光、更加向上。

[资料来源:新华网、新快报、腾讯体育、中国之声]

责任编辑:张义凌

【编译/观察者网 徐乾昂】担心“中国技术威胁”,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上周喊停“博通(Broadcom)收购( Qualcomm)”的交易。这事传到小伙伴英国的耳中,他们格外上心:在科技领域的博弈,中国如今势头正猛,特朗普你能不能有点远见?

这还是经常不放过任何中国“黑料”的《经济学人》,在当地时间3月17日发表的“封面故事”。

以《问鼎科技领域之战》为题,英国人指出,中美之间的技术差距越来越小,有些地方还被中国超越;文章拿“收购案”为例,向特朗普发出警告:不要计较微利,要顾全大局。

《经济学人》封面《经济学人》封面

巅峰之战,中国优势逐步成型

文章开头直接将睡梦中的美国人拍醒:“如今世界科技领域的格局,已经不是美国动脑、中国出力拉!”美国必须重新审视现在中国人的优势在哪儿。

《经济学人》终于明白,“珠江三角洲不再只是一个组装手机的地方”。一边是“每况愈下”、“自身难保”的,另一边则是市值加起来已经超过1万亿美元的、。这让他们成功挤进科技领域所谓的“六人众”里。

图自经济学人 下同图自经济学人 下同

不仅如此,中国企业在海外的“扩张”很受关注。中国移动通讯终端企业传音控股,已在2017年超过韩国三星,以40%的市场占有率,笑看整个非洲市场。印度第三方支付电子商务公司Paytem,背后就有阿里巴巴的资金支持;去年,腾讯的领投,让印度尼西亚出行软件巨头Go-Jek获12亿美元融资。

这几家企业风光无限,背后是、、跳动科技等中国企业的虎视眈眈,“期待出头之日”。《经济学人》认为,这样高强度的竞争模式,拉近了中美之间的差距。

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人工智能AI科研人员最密集的国家之一。中国有460万刚刚毕业于科工专业的研究生,人口只有中国四分之一的美国,在这个数据上与中国相比,只有其八分之一的量。

此外,这比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多,中国有8亿网民。这对于人工智能、大数据来说,中国简直是坐拥在数据宝库之上。中国近几年在云技术上“爆炸式”的发展,也是得力于此。华为据中国贵士移动数据公司(QuestMoblie)指出,中国目前的入网终端设备,是美国的三倍。

图自亚欧集团(Eurasia Group)图自亚欧集团(Eurasia Group)

最后,世界超级计算机500强排名中,中国占据其中202席(35.4%),目前排世界第二;美国的143套机组,只占了29.6%,连前三都没有进。此外,尽管很多中国的超级计算机用的是美国制造的芯片组,但现在不乏有“神威·太湖之光”这种“真·国产货”。《经济学人》写道,这不仅仅是技术过硬,还凸显中国决心。

神威·太湖之光”超级计算机(来源:视觉中国)神威·太湖之光”超级计算机(来源:视觉中国)

上述这些,和“买卖电视机、玩具”有着天壤之别。中国领悟到了科技领域竞争的核心,即信息技术的把控——这也是从制造业、物流(甚至是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系统)日后能否突飞猛进的基础。一国想要在科技领域称霸,必须拥有强大的政府支持,在这点上,中国现行的管理机制,优于特朗普的美国。

美国“计较微利而无视大局”

报道称,中国政府将“企业”、“消费者”、“政策”三者有机结合。华盛顿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管这个叫“健全治理(robust governance)”,实际上和美国著名技术哲学家芬伯格教授(Andrew Feenberg)提出的“技术体系(technosystem)”概念类似。说得通俗点,就是中国找到了“技术”、“市场”、“管理”之间的平衡点。

芬伯格教授和他的著作 图自亚马逊芬伯格教授和他的著作 图自

为了说服小伙伴,《经济学人》接连抛出这两个生僻的概念,目的并不是向美国重申“技术”和“市场”的重要性,而是告诉特朗普,中国的优势恰恰在“管理”。

中国政府用一双“隐形的手”自上而下扶持着科技科技领域的飞速发展。中国曾宣布要“引领高速铁路(HSR)技术”,如今已拥有世界60%的HSR市场;中国在2014年呼吁万众创新,截止2017年,中国企业孵化器数从1400(2014)飙升到8000个。

“复兴号”高铁在北京南站 @视觉中国“复兴号”高铁在北京南站 @视觉中国

文章写道,就此来看,“中国制造2025”、《“十三五”国家信息化规划》等政策、计划,想要实现也只是时间问题。

然而美国2015年研发费用占政府支出的0.6%,这是1964年数据的三分之一;特朗普2019年的财政预算已出,他要在2028年之前削减42.3%的非国防弹性预算——这恰恰是科研领域的经费来源。

将技术发展的重任交付给私企们,美国政府却在近年来,以“国家安全”为由,接二连三地叫停企业的并购、收购计划。就拿“博通收购高通”一事来说,经济学人表示惋惜:“两家企业的构成和中国一点关系也没有(观察者网注:实则与华为有少量业务重合),却强行咬定其中有中国威胁的成分”。究其原因,正如华尔街日报此前的评论所述:美国政府担心博通在收购后高通后,会往研发领域投入更少的钱,从而不仅让中国占据技术上的先手,还会造成美国运营商“被迫使用华为设备”的局面。

博通华裔美籍CEO陈福阳此前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共同出席新闻发布会 图自商业内幕博通华裔美籍CEO陈福阳此前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共同出席新闻发布会 图自商业内幕

对此,《经济学人》表示,这是特朗普的将“中国威胁论”,笼统并入“保护主义”的体现。若要“遏制中国的发展”,美国需要的有一个全局观的判定,而不是简单“膝跳反应式”的接招;目前的特朗普,有点“目光短浅”的表现,在和中国的抗衡中,有点“计较微利而无视大局”。

总的来说,中国的技术系统更紧凑、更有协调性、更有政府导向性。这套管理体系也获得别的国家的追捧,例如越南的《网络安全法》草案、新加坡国会在今年2月通过的 《网络安全法案》等,均效仿了中方的管理体系。

新加坡这条法案从去年7月提起,刊登报纸头条征集民众意见 图自海峡时报新加坡这条法案从去年7月提起,刊登报纸头条征集民众意见 图自海峡时报

“科技冷战”行不通,要走“硅谷模式”?

“批评”完后,《经济学人》给美国上起历史课。上世纪50至60年代,为与苏联的俄抗衡,加之对日本技术升级的畏惧,美国政府介入了资源自由分配的原则——往教育、科研、工程领域注入大量的资金。“这和现在的情景差不多”,但经济学人表示,“只不过现在的中国,是当时两股力量扭在一起的两倍之多。”

美国在上世纪60年代提出的登月计划 图自维基百科美国在上世纪60年代提出的登月计划 图自维基百科

这并不是暗示美国要和中国开启“技术竞争”。全球最大的政治风险咨询公司欧亚集团主席伊恩·布雷默(Ian Bremmer)警告:由地缘政治而造成的两极分化,加之两国分别拥有庞大的技术贮备,这很可能会造成“科技冷战”的局面,在产品、准则、规范、技术标准上互相施压制衡。

《经济学人》认为这种情况不会发生,因为在和中国技术系统的对峙中,美国并没有这个条件去模仿中国模式。所以,英国人给美国开出最终的药方:遵循“硅谷模式”,即更加对外国人才的流入更加开放包容。

文章总结道,虽然这场科技领域的巅峰对决中,一些美国企业必然会输,但华盛顿必须把握好自身的优势,和日本、欧洲抱团,才能力争在和中国的竞争中,把中国甩在身后。

围绕科技领域角逐的话题,这已经不是《经济学人》第一次为美国操心。这份以“诋毁中国”出名的英国著名政经周刊,在今年2月发表了文章,根据十项指标在中美两国科技产业之间作了一次全面比较,对美国既是一记当头棒喝。在3月初,《经济学人》再以“人工智能”为话题,称在AI皇冠上钻石的比赛中,中国与美国的差距将越来越小。

面对这次“特朗普阻止博通收购高通”的事情,观察者网专栏文章指出,“本次收购给中国最大的启示就是,如果把中国产业升级的希望寄托在从美国收购先进技术,很可能会竹篮打水一场空。另外,美国官员和媒体习惯性把锅甩给中国的做法也值得我们警惕,这背后这恐怕有更多的政治因素在里面,毕竟把中国作为威胁,非常符合当下美国的政治正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