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

经审理查明,2003年7月,陈载华担任南宁化工集团有限公司、南宁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2004年至2012年期间,陈载华利用其担任南化股份公司董事长,负责该公司全面工作的职务便利,在南化股份公司设备采购、原材料、货物承运等经营项目中,为广西某电气工程有限公司曹某、南宁某汽车运输有限公司钟某等人谋取利益,收受他人给予的钱款、别墅等财物,共计人民币2451.86万元(其中价值870.86万元的别墅为未遂)。

另查明,在审查期间,陈载华主动交代其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利,收受他人给予好处费的受贿事实。案发后,被告人陈载华家属及委托他人向办案机关退出赃款共计人民币1059.5万元。

法院认为陈载华身为管理国有独资公司、国有控股公司的工作人员,利用其负责全面工作的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构成受贿罪。在组织审查期间,陈载华主动交代纪委尚未掌握的受贿事项,依法应当以自首论,依法予以从轻处罚。陈载华的家属代为退赃199.5万元、陈载华协助办案机关追缴赃款860万元,量刑时予以考虑。

根据陈载华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及社会危害程度,南宁市中院故依法作出上述判决。

澎湃新闻记者 彭玮

2018年1月24日是农历正月初九,李文月的生日。但今年收到任何祝福都会让这个24岁的姑娘心情复杂。

她的双胞胎哥哥李文星比她早出生10分钟。2017年7月14日,哥哥的遗体被天津静海城关派出所民警发现于西五里村国道G104西侧一黑水坑内,四周空旷且陡,旁边有废弃垃圾。

2017年5月15日,李文星通过“BOSS直聘”APP投简历给冒用“北京科蓝”名义的传销组织,最终殒命。家人想知道他在传销组织的50多天里经历了什么,怎么会让他丢了性命。

2018年2月2日,李文星案被移交检察院,目前李文星被列为非法拘禁受害人,代理律师王殿学则倾向于申请将其列为非法传销组织被害人。此外,李文星的父母起诉了“BOSS直聘”运营方北京华品博睿网络技术有限公司,3月26日,北京市朝阳区法院受理了本案。

诉状显示,李文星父母请求法院判令BOSS直聘赔偿丧葬费、死亡赔偿金、被抚养人生活费、精神损害抚慰金、财产损失费等共计230余万元。原告方需缴纳诉讼费12645元。

李文月想,这个官司“哪怕是最后花了一万,只赔了一分,给我哥一个明确的交代,也值。”

受理案件通知书 受访者供图受理案件通知书 受访者供图

新坟与心伤

正月初二,李文月由表姐、表弟等人陪着送了水果和饺子去哥哥坟上,还放了鞭炮。

一起去的弟弟回去之后,家里的老奶奶就晕过去了,掐人中才醒过来。奶奶就说是“撞上了”。(注:方言,就是被灵魂附上了的意思。)文月看不惯用迷信的事情解释一切,“我姐的孩子发烧也说是我哥的事。我发烧了,我姐让我也找人看看,我睡个觉第二天就没事了。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这个年过得真萧条。”

她没让父母跟着去上坟。她不想让父母反复感受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楚。有次她带着人上坟,发现父亲偷偷哭着跟上来,她发现后拉着父亲就走。

痛楚却无处不在。每逢过年,他们家会把家谱贴墙上纪念祖先和故人。父母尚健在,李文星的名字就不能上家谱,只能单立个牌位摆在家谱旁边。然而这会提醒父母,他们彻底失去了儿子。

这个年,父亲李东平多数时间躲在屋子里睡觉,“我也不出去。人家拜年去,我没去。腿发软。”他原来会坚持晨走,“一走就八里地外。”他醒着的时候,就一直看手机,搜索新的信息,眼看关于孩子的新闻发酵、冷却、再无更新。“我孩子咋死的呢?还有人在管吗?”他遇到来人就会问一句,眼睛眨了又眨。

母亲明瑞菊把按摩颈椎的仪器套在脖子上,感受一波波震动。骨关节的痛感先于寒冬到来,一直持续到第二年。她不用去上坟,只要往那个方向走,就会不自觉地流泪。她清晰记得,李文星去年回家是腊月二十九(2017年1月26日),待到了正月初六(2017年2月1日)。

李文月乐观一些,她觉得父母比去年情绪好多了,哥哥刚出事那会儿,父亲老催着她去找人,总有孩子还活着的念头。李文月但凡犯难,父亲就跟上句“家里就你了,也不想办法,”或者更直接地说“滚出去”。她因此经常会在亲戚朋友家住几天再回家。

去年有几次文月半夜醒过来,发现父亲提着斧头站在她床边,还一直念叨有人来寻仇,最后发现是父亲自己疑神疑鬼。拿他没办法,文月只能眼看他枕着斧头睡觉。

文月放弃了在天津的工作,领着孩子回了老家,在镇上找了份计件临时工,年后就去报到,“这份工作离家近,好请假” 。在北京打工的丈夫希望李文月跟他一起,李文月不答应。渐渐地,丈夫不怎么跟她联系了。文月找到他,他才勉为其难地说出,“你家经济压力大”,“你不过自己的生活了吗?你只管你哥?”

案情不明朗,李家笼罩在一种难以挣脱的压抑中。

疯狂求职

毕业生李文星 中国青年网 图毕业生李文星 中国青年网 图

2016年6月,从“985”院校毕业后,李文星回老家德州陪了陪父母。父母在,不远行。他决定放弃资源勘查的对口工作,因为他怕老出远门,照顾不到父母。在堂哥的建议下,他在北京报了个为期四月的IT培训班学习Java,想日后找份相关的工作,还可以留在离父母不远的北京,父母为他支付了1.6万元学费。

2017年1月5日,培训班结业后,李文星与北京十环信息总公司签订劳动合同,担任开发部门的工程师。他说只要有人带他,不出半年他的收入就会更上层楼。然而,初涉职场的经历却没有想象中美好。

据妹妹李文月回忆,哥哥李文星在公司做得并不顺心。活虽简单,早上六七点出门,挤两小时的地铁才能到单位,晚上下班11点才能到家。公司的组长并不重视内向的他,他求教于人的想法就此落空。2017年3月2日,他因个人原因离职。

整个四月,李文星的生活如停摆一般,靠头两个月赚的6000多元,他在北京勉强支撑着。

自辞职后,李文星一直在找工作,但面试了10余家公司均未被录用,他不免有些灰心。此前BOSS直聘官网显示,他曾沟通过的职位有145个,投递简历15封。他的手头日渐拮据,但他也没有跟家里人说,他甚至想过再度转行。

2017年5月15日,李文星在招聘平台上发送简历。从早上的9点21分到下午3点29分,6个小时的时间李文星一共向20位“BOSS”发送了消息,唯一收到的回复来自“北京科蓝”人事部的薛婷婷。事后,经警方查明,2017年5月中旬“蝶贝蕾”传销人员曾在BOSS直聘软件上假借上市公司“北京科蓝软件系统股份有限公司”之名,对李文星进行电话面试并“录用”。

5月19日,在北京天通苑20平米的出租屋里,李文星收到了传销组织冒用“北京科蓝”名义发送的聘用通知函。这份所谓的Java开发工作每月基本工资5000元,试用期一个月,包住宿、交通,还有每天25元的餐补,转正后有五险一金。

他之前跟同学打听过“北京科蓝软件股份有限公司”的信息,评价是“虽然累点,但待遇不错”。当时他心里既高兴又忐忑。他并不想去天津,而且对方人力问他是否有贷款、是否毕业、是否单身,让他担心有传销之嫌。然而,他已经有两个月没找到工作,卡里余额不多,他无暇怀疑这家“5000元月薪包吃住的大公司”了,而是急需一份“能够养活自己”的工作。

当晚,他兴奋地跟母亲视频通话,说找到了新工作,公司派他去天津,短则两个月,长则半年,最终还是会回到北京,走技术路线,收入十几万起步,三年做到高级工程师。这种自信,母亲明瑞菊觉得似曾相识,就跟他当年说有十足把握赶上县城里上学的孩子。

同一时间,李文星将要去天津的消息告诉给自己高中同学丁页城。丁页城得知,电话面试的时候对方问了一些技术方面的问题,“他能够在技术上让文星比较信服。”

大学同学、同租的室友陈栋叮嘱他多加小心,随时联系,发送定位,李文星只说了一句:“一个月还回来呢,那边实在不行就回家一趟。”

入职迷途

2017年5月20日早上8点,李文星身上带着几百元钱,电脑和几件衣服出发了。他购买了一张10点27分从北京南站出发的城际列车票,11点22分,他抵达塘沽,目的地是聘用通知函上显示的滨海新区软件园。但当天下午14点41分,他发给陈栋的定位显示在天津静海的家世界商业广场上,与他本打算报到的地方相差约70公里。他跟陈栋发微信说,面试那个人不熟悉塘沽,要他再坐回去,员工宿舍不知道几人间。

据警方调查,当天到了静海之后,李文星就被骗至上三里村一传销窝点,由艾某某管理。

5月21号上午11点左右,李文星告诉陈栋,自己要去那家公司看看。但当天晚上8点突然又说自己离开天津前往石家庄了,给出的理由是“天津这边公司待遇不是之前所说的5000包吃住,在石家庄那边有一个同学的亲戚,是公司的管理层,可以推荐他入职。”

此后几天里,陈栋和李文星保持着断断续续地联系,后者回复他的语气总是冷冷淡淡。陈栋曾经起过疑心,但通过电话听到李文星的声音后他打消了顾虑。

陈栋回忆,李文星平时省吃俭用,自尊心强,即使有困难也很少跟身边的朋友说。

一直到5月25日,从不主动找人借钱的李文星突然向陈栋借钱。“我知道他的(生活)状况,就没有起疑心。”

李文星的建设银行卡交易记录显示,2017年5月26日,有人通过该卡从静海的ATM机上取款2900元。同一天,李文星将这笔钱交给了这个名为“蝶贝蕾”的传销组织,购买了一套根本不存在的化妆品,他的身份也随之从“帅哥”晋升为“老板”。

6月8日,李文星再次发来借钱信息,并说了一件只有他和陈栋知道的事情。陈栋正准备打钱过去,他突然说了一句:“你去海南的时候借了我1000块钱。”陈栋立马觉得“不太对劲。”他查翻了自己的微信和转账记录,并没有找李文星借过钱。“你确定吗?”陈栋问了一句,“那我记错了。”依然是李文星平淡的回复。

“你在哪儿呢?”陈栋追问,对方一直没有回复。他打电话给另外两个同学,让他们联系李文星,觉得“没有什么异常”,就没有放在心上。

同一天,丁页城也收到了李文星的借钱信息,“花呗换(还)不起了先借我500元。”想到李文星身上缺钱,他直接把500元钱转给了他。

李文星家属调取的通话记录显示,李文星5月份共49通电话,其中20日至月底23次。而6月份,这个数字削减为6次,其中两次是4日通话,4次为16日通话,多是亲友。他的手机号码6月4日充值一次,6月23日被挂失。李文星的行李箱、笔记本、电脑不见踪影,支付宝账号被注销,微信被解绑,卡、建设银行卡被改了密码。

事实上,李文星早已没了人身自由,警方调查发现,他连上厕所都有人看守,手机也被传销组织寝室长艾某某指示人控制了。

6月中旬,他又被转移到静海镇运河堤附近田某某管理的传销寝室。

他前后换过两次手机号码。2017年7月8日,李文星给母亲打的最后一个电话说:“谁打电话要钱你们都别给”。

2017年8月5日,天津,在距发现李文星遗体500米处的一个露天传销窝点,写有“蝶贝蕾”字样的笔记散落在地上。视觉中国 资料图 2017年8月5日,天津,在距发现李文星遗体500米处的一个露天传销窝点,写有“蝶贝蕾”字样的笔记散落在地上。视觉中国 资料图

追踪凶嫌

去年7月15日,知道李文星出事后,母亲告诉了当时在天津的李文月。

她一直以为哥哥就在塘沽,就说坐地铁过去找,到派出所一问,发现人在静海。她当时就懵了。

天津市公安局物证鉴定中心出具的尸检报告显示,“男性尸体,尸长164厘米。发育正常,营养一般。黑色长发,顶部发长10厘米。尸体高度腐败,呈巨人观状。”被发现时,他背朝上漂浮在104国道旁的水坑里,口袋里有一个钱包,钱包里有身份证、现金111元、银行卡两张、公交卡一张。

一石激起千层浪,媒体涌向李文星老家的村庄。

因为媒体报道提及家庭住址,李氏夫妇担心传销人员寻仇,又觉家里不安全,就全部装上了监控。到9月,文月收到消息说抓到嫌疑人,她就跑去了天津。“我妈怕我出事,带的有刀,我姨夫车上放了根铁棍子。回来我才知道,其实啥事儿也没有,自己吓自己。”

后来警方又追加侦查。静海公安分局城关派出所2017年10月19日邮寄给李家一份《关于李文星死亡警情的调查情况》,其中提到——为逃避警方打击,艾某某准备将传销组织团伙转移至河北沧州,并开始遣散部分传销人员。7月12日晚,艾某某安排翟某某将李文星送往天津南站乘车返乡。翟某某在静海镇杨李院村李某某管理的寝室处将李文星接走,二人步行至静海镇陆家院村河堤处租乘了张某某驾驶的出租车。途中司机将车停在事发水坑附近,在旁边的砂锅车上吃东西,下车吃了块西瓜却发现车上的李文星不见了。

李文月联系上了一个“蝶贝蕾”里被解救出来的男孩,他最后一次见李文星是在2017年7月10日前后,他告诉李文月,他和李文星都长了疥疮,他的小腿跟是烂的,又痒又痛,李文星则更严重,脚肿得鞋子都穿不进,走路一瘸一拐。这样的话,李文星不太可能在短时间内自行逃走。

此外,寝室里的打手还会把人拉到隐蔽的地方打一顿,然后按住脸往人鼻子里灌水。这让李文月怀疑起了哥哥的死因,甚至怀疑水坑不是第一现场。

“尸检报告里唯一体现溺亡的是肺气肿。现在不可能二次尸检了,头次尸检也没有检小肠和硅藻之类。”李文月有些懊悔。

发现李文星尸体的水塘。视觉中国 资料图发现李文星尸体的水塘。视觉中国 资料图

2017年12月,警方通知家属说抓到了涉及李文星案的嫌疑人四名。2018年年初,天津市公安局静海分局向检察院移送案件,陈某某等人涉嫌非法拘禁。

李家在状告BOSS直聘的起诉书中写道,“非法传销组织竟然摇身一变成为规模上千人的上市公司,被告的审查失职直接导致李文星对传销组织的合法性信以为真,并最终酿成惨剧……”

民事起诉状 受访者供图民事起诉状 受访者供图
民事起诉状 受访者供图民事起诉状 受访者供图

李文星刚开始找工作的时候,母亲提醒过李文星不要轻信他人,还主动说起了2004年娘家的侄子误入传销,被关了四五天所幸逃出来了。当时是被同一个村子的朋友带进去的,所以完全信任对方所说的“活不累,收入高,身边还有人知根知底”。

李文星对母亲说,“我对传销多少了解,我又不傻。”

原标题:高调搞贸易战的美国内心却极其脆弱惶恐!且听一个小故事

3月23日应是注定载入史册的日子,因为仿佛出现了中美全面开打贸易战的苗头,关于细节,专家们已有足够分析,但小鱼主编觉得,从宏观视角和中美竞合大格局的角度略加探讨,也是极其必要的。且让俺先引用李北方老师讲的一个趣味小故事……

地主家的傻儿子VS长工家的穷小子

地主家的傻儿子老是欺负长工家的穷小子,自己不走路,非让人背着,地主的儿子动辄吆五喝六、作威作福,长工的儿子长期坚忍负重、沉默顽强。久而久之,地主家的傻儿子肌肉萎缩了,而长工家的穷小子虽然受了不少气,但练就了一付好身板儿,通身肌肉块儿。到了一定的份上,权力的主导关系就要扭转了。

是的,这里说的就是美中两国。

贸易战的真正目标:狙杀“中国制造2025”

小鱼主编认为,贸易战其实早已原酿,而且这只是美国阻遏中国崛起冲刺阶段的“组合拳”之一。去年底,特朗普任内首份《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将中国明确定位为“战略竞争对手”,大国竞争正是此轮贸易战的大背景。

大致而言,大国竞争包括制度的持续革新能力、持续的坚强领导能力、整体战略的科学制定与贯彻能力、持续的产业升级能力、持续的高科技突进能力、强大而可用敢用的军事实力等。日常而言,科技与产业属于竞争的核心问题。

2008金融危机之后,耍惯了大牌、习惯了不劳而获的地主儿子猛然发现,老套路不大好使了,制造业外流严重了,元气大伤了,身子骨变虚了。更加让他发慌的是,不知不觉之间,那个长期默默劳作不声不响的东方小子,竟然炼成了一身基础扎实的硬功夫!一身冷汗之后,必须得变!美帝毕竟是美帝,自我调整能力,那也是做老大的核心竞争力啊。经过几年内部调整与海外收缩,站稳了脚跟,地主儿子从病床下来了,虽然绝非满血复活,虽然病根依旧在,但毕竟可以再次挥一挥腿脚了。

无论减税、让制造业回流还是挑起贸易战,提高进口关税,都是打算扶植国内实业,让“元气”恢复起来。地主儿子的真正野心在于保持高端产业的霸主地位,这才是霸业之基。至于低端产业,压根儿无所谓,美国人穿的T恤全是中国货无所谓,玩具全是中国货,无所谓。而尖端产业、高科技产业,有所谓!

美国焦虑心慌的“病根儿”在这里!

美国一再抱怨贸易逆差,中国说,那你卖给我们高技术产品嘛,这一点美国是不可能答应的,自己的看家本事岂能外卖他人?当然,美国竞争力差的产业也没有多少人买,早已被中国造等他国产品替代了。

数十年的辛苦劳作与自强不息,从服装鞋帽到高铁电信,再到未来的宇航芯片,中国的血汗钱持续投入到科技研发,美帝的尖端制造业优势正加速瓦解,强势追赶的实力必然改变全球力量格局,必然打破西方既得利益。格局转圜之时,有的骑墙观察,有的主动适应,有的试图抗拒,尤其是美国这样年轻的“天选之国”,可谓“亘古未有之大变局”,他的焦虑与心慌,真不是装出来的。

美国怕的就是中国高端产业赶超太快,于是在知识产权和技术转让方面频频发难设限。挑起贸易战真正目的就是对中国强势恫吓,逼迫中国自断膀臂,放弃尖端产业发展,继续维持美国为食物链顶端的国际分工方案,继续从事低端制造,继续做苦力和长工。而当年运-10大飞机在进展突飞猛进的时候悄然下马的悲剧,今天绝对不会再发生了!

实质的竞争,我们让无可让,不能抱任何幻想!

因此,表面的贸易战,实质是产业竞争力和价值链主导权的争夺,更高层次来讲,一定程度上也是全球经济治理体系中话语权的竞争。

有些人提出,美国组合拳来势汹汹,我们崛起关键时刻该让步就让步,细枝末节的让步是可以的,但贸易战背后的实质问题,是让无可让,对于美国是如此,对于中国更是如此。这一点,我们不能抱有任何幻想。

那么,博弈必然长期持续下去,在一定时期还显得热火朝天,甚至刀光剑影、硝烟四起!

跟美帝决断,抛售美元外储!?

面对紧张的贸易战情势,有激动的网友喊出:抛售美元外储!我们知道,中国外汇储备已多年超过3万亿美元,主要是美元资产,持有形式主要是美国国债和机构债券,是美国最大的债权国。

其实,中国如果在短期内抛售这些资产,理论上有两种可能。一是中国引领一群兄弟朋友们,以集体抛售美元资产的方式,打破国际上对美元的信心,引发全球性的市场恐慌,一举掀翻美元霸权。很遗憾,短期来看,我们还不具备这种强大的世界号召力,美帝的硬实力和软信用也还没有颓废到那种世人争相践踏的地步。

另一面必然是,只要全世界投资者仍对美元及美元资产有信心,美国就可以一直开动印钞机、继续发行国债来维持债务。在没有更保险更稳妥的保值手段之时,虽说我们的鸡蛋也并未放在一个篮子里,但以美元为主的持有方式还得延续相当时期。

未来二十年,无论被动还是主动,我们都不可避免地面临“中国经济与美国经济从捆绑到脱钩”的过程。这个过程注定充满了艰苦与隐忍,甚至会有弯路和不得不进行的迂回,但我们很清楚,只能通过坚定的正确战略与务实灵活的策略,去一步步化解与实现。

面对阻遏恶潮 我们的底气十足!

那么,面对新一轮中国威胁论恶浪汹涌,面对霸权国家的强力阻遏,我们的底气在哪?

必须首先由衷拜谢老一辈革命家带领国人奋然决然奠定的核武根基!我们有40年的工业、技术与军力积累,我们更有坚强的领导核心!

万一霸权国家疯病袭脑,悍然来硬的!我们当然底气所在,无所畏惧!远的不说,涉密的不讲,只提近期海军陆战队军改后空前规模的万人千车全领域跨区机动演训,前两天我们航母过台海、奔南海,即将参与南海大规模实战化演练,昨天空军8架机群霸气出岛链秀肌肉……

时代变了,实力不同了,格局迥异了,手段多样了!硬的手段俱在,头脑发热者,只管放马来!

和而不同 王道之行

数十年来,我们不是只知道闷头干活的无脑之辈,出于中国古代“和而不同”的大同理念,出于中国“王道”思想的传承,也鉴于德日暴烈崛起而速亡的前车之鉴,我们几十年来所选择的路径,才是掀翻恶帝、最终登顶的最务实方式。我们的科技在追赶,我们的军力在提升,我们的内功在修炼,我们的领导力在优化和强化,我们的改革步伐从未停息,我们全体都有一个共同的心愿--恢复中华之尊,我们隐约而普遍地觉得,那才是中国国际地位应有的常态,正如几千年以来呈现的那样。而1840年以来的百年屈辱不是我们的常态!

所以,我们要搞一带一路,所以我们人民币要逐渐国际化。我们的梦想很宏大。

崛起中 历风雨 更亮丽!

面对来自霸权国家的贸易战、金融战、心理战等诸多招数,只要我们们应对得法,它们充其量只是崛起过程中的风雨与浪花。大国崛起,勿需一帆风顺!(文/环球网军事 小鱼主编 2018/3/23 鸣谢:乔良 李北方 唐驳虎 崔凡 等诸位老师)

新华社喀土穆3月24日电(记者马意翀 余磊)中国首支维和直升机分队24日圆满完成联合国和非洲联盟驻达尔富尔联合特派团(联非达团)所属卢旺达维和步兵营的轮换运送任务。

据维和直升机分队介绍,从今年2月开始,联非达团根据联合国安理会有关决议开始将任务区合并调整,任务区内维和部队开始进行大规模轮换等。中国首支维和直升机分队面临着自部署以来最为突出的飞行安全压力。

为圆满完成此次卢旺达维和步兵营轮换运送任务,中国维和直升机分队飞行指挥组结合任务区沙尘暴频发的恶劣气象条件,对飞行计划设置、机组成员配备、指挥监控重点以及飞行实施方法进行细致研究;任务机组确保安全准备有效;装备保障人员确保不留任何安全隐患。在11个飞行日里,直升机分队总计飞行近50小时,运送人员近400名、物资近18吨。

中国首支维和直升机分队以陆军第81集团军某陆航旅为主组建,配备4架米-171中型多用途直升机,下设1个飞行连、1个机务连、1个保障连,兵力规模140人,主要承担空中巡逻、战场侦察、人员输送、伤员转运、物资运输等任务。

新华社安卡拉3月24日电(记者施春 秦彦洋)土耳其军方24日说,土耳其军队及其支持的叙利亚自由军已于当天“完全控制”叙利亚北部阿夫林地区。

土耳其军方发表声明说,阿夫林地区所有村庄的恐怖分子都已被消灭,对地雷和爆炸物的排查清理工作正在进行。声明称,土耳其军队正在尽全力帮助叙利亚居民返回家园。

当天早些时候,土耳其武装力量总参谋长胡卢西·阿卡尔在记者会上说,土军将很快抵达阿勒颇郊区努卜勒扎赫拉镇。

土军方说,自1月20日土军在叙利亚阿夫林地区的军事行动开始以来,共打死和俘虏3733名敌对分子,土耳其军队共有49名士兵死亡,228名士兵受伤。

当地媒体报道说,土军方还向该地区居民投撒了阿拉伯语和库尔德语传单。

3月18日,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宣布,土耳其军队及其支持的叙利亚自由军“全面控制”了阿夫林市中心。

以阿夫林市为中心的阿夫林地区位于叙利亚西北端,阿勒颇坐落在其东南。

1月20日,土耳其对阿夫林地区发起代号为“橄榄枝”的军事行动,打击库尔德武装“人民保护部队”。土耳其认为“人民保护部队”是被土政府列为恐怖组织的库尔德工人党在叙利亚的分支。叙政府则对土耳其在阿夫林发起军事行动表示强烈谴责,认为这一军事行动是对叙利亚主权的“野蛮侵犯”。